設置

關燈

第十八章 讀書

    黃長青忙道:“其他的都是些小事。唔家塾請先生的事兒估計還需要三兩日。我這次從紹興請了幾名名氣頗響亮的大儒,希望能一改家塾的風氣”

    林伯庸皺了皺眉,擺手道:“這件事你拿主意便是,請了先生帶來讓我見見便是!

    “遵命!秉S長青松了口氣。

    林伯庸站起身來,準備擺手讓眾人散去。忽然間,一名仆役在花廳門前探頭探腦,那是三進看守垂門入口的人手。黃長青忙來到門前挺胸喝道:“什么事?”

    “黃管家,三房的林覺公子要見家主,就在三進圓門口站著呢!

    “林覺?”黃長青臉色陰沉起來。

    林伯庸在后方問道:“什么事?”

    黃長青轉身賠笑道:“哦,是三房的林覺公子想見家主。家主,見不見他?”

    “林覺么?他來有什么事?叫他進來吧!绷植拱櫭嫉。

    黃長青連聲答應,名仆役去領人進來。幾位公子本已經打算起身離開,但一聽林覺求見,又都紛紛坐了下來。他們也想知道這個林覺跑來作甚?

    一襲月白長衫干干凈凈整整齊齊的林覺出現在廳前的臺階上。雖是普通衣物,但穿在林覺身上,配合其身形和俊美的面容,倒比極為身著錦衣的公子氣度從容的多。

    “林覺見過家主。見過幾位兄長,見過黃管家!绷钟X一一向眾人行禮。他其實有些驚訝,本以為只是見家主一人而已,卻沒想到幾大巨頭皆在堂上,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林伯庸撫須點頭道:“林覺,你有事么?”

    事到如今,林覺也只能按照計劃說出來此的目的,總不能認慫不說,白來一趟。

    “啟稟家主,小侄有一事想征得家主允許!

    “什么事,你說便是!

    “啟稟家主,小侄小侄想去外邊的書院!

    林伯庸愣了愣道:“去外邊的書院是什么意思?不愿在家塾了?”

    林覺點了點頭道:“正是此意!

    林伯庸的臉色沉了下來,皺眉道:“林覺,你是覺得家塾不好么?”

    “人家現在是滿腹經綸,嫌棄我們家塾的廟容不下他這個大人物了呢!绷秩谂猿錾碜I諷道。林柯林頌幾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林覺面色平靜,沒有說話。林伯庸皺眉道:“黃管家已經請了大儒來家塾任教,過幾日便可就位。徐子懋已經被辭退了,你無需擔心徐子懋的事了!

    林覺搖頭道:“侄兒不是為了徐先生的事兒,侄兒是立志要考上科舉的,侄兒為此也花了很多的心思。不是侄兒自吹自擂,侄兒該學該背的書本也盡力去熟背記誦。但科舉之事可不是光是靠將書本背的滾瓜爛熟便可以考上的。要求甚解,要懂得書中的道理。文章中的道理,策論中的對策,這都不是靠著死記硬背可以提高的。所以侄兒便想著要提高這方面的能力。我聽人說,松山書院的方敦孺是當今大儒,座下學子屢屢高中,且有在朝中為高官之人。想必他在這方面是很有見地的,所以侄兒便想著去松山書院跟隨這位老先生,或可對侄兒的將來有極大的幫助!

    林伯庸愣愣的看著林覺,他甚是有些吃驚。對于林覺能說出這些話來,林伯庸其實深以為然。天下那么多的人,但每次科舉大部分人都名落松山。一方面是朝廷取士的名額有限,但另一方面必是學業不精。而學業這方面,若是靠背書背的滾瓜爛熟便能高中的話,怕是天下刻苦的學子都能做到。當今朝廷取士,需要的不是書背的爛熟,文章詩詞策論卻寫的一塌糊涂的士子。熟本只是一個基礎,文章詩詞寫的好,既需要天賦更需要名師指點。

    這個道理自己的二弟林伯年曾經跟自己談起過。而林覺現在所說的道理,正是林伯年所表達的意思。那日庭訓,

    -->>(第1/3頁)(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12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在_忘忧草在线直播www日本_国家队在线观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