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關燈

第十三章 憤懣難平

    求收藏傍晚時分,林家大宅二進東首的一間小院里,黃長青**著上身趴在涼席上呻吟著。他的背上敷了一層黑黑黃黃的藥物,活像是一坨坨的屎,看著教人惡心之極。一名婦人正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抹著眼淚。

    “哎,怎地下這么重的手?你好歹也是林家的大管事你家三代都在林家做事就為了三房的那個庶子,家主便讓人把你打成這樣,這也太不顧情面了吧?哎畢竟林家人還是林家人,就算是個庶生子,也比咱們外姓人尊貴。你辛辛苦苦替林家賣命,可人家沒拿你當回事啊”

    婦人絮絮叨叨的說著話,本已經心情糟糕之極的黃長青終于忍無可忍,撐起身子怒罵道:“混賬,你便不能讓我清靜一會么?你這婦人,郎中走了便一直嘮叨到現在,想煩死老子么?滾出去!

    婦人拍著大腿道:“老身說錯了么?他們拿你當回事了么?還不是要打便打,全無情面?”

    黃長青怒極,伸手抓起竹席上的竹蔑枕頭丟過去,因為背后疼痛,丟的時候歪了些,竹枕偏了太多,離著老婦身子數尺飛出門外。

    “哎呦!遍T外傳來一聲大叫聲。黃長青一愣,看向門口,只見一個揉著胳膊的人影出現在了門口。

    “長青叔,這是和誰生氣呢?這么大火氣?害的我都被砸了。呵呵呵!蹦侨擞昂呛切Φ。

    “哎呀,是林全公子啊,這可失禮了。你這婦人,還愣著作甚?還不來替我披上衣衫扶我起來?三房的大公子來了!

    婦人連聲答應著,忙上前來用薄衫蓋住黃長青的背,扶著他齜牙咧嘴的坐起身來。

    來者正是林全,他手里提著幾包禮物,快步來到竹床前連聲道:“不用起身,別裂了傷口!

    老婦在旁給林全行禮,林全拱手還禮。老婦忍不住道:“林全公子,家主也太狠心了吧。我家老頭子怎么也算是忠心耿耿為林家出力辦事這么多年吧,怎地一點小事便打成這樣?他這把老骨頭能受得住么?煩你在家主面前說一聲,就說”

    黃長青皺眉打斷道:“滾滾滾,這張破嘴,怎么就歇不?還不去沏茶?少摻和此事?婦道人家多嘴什么?”

    老婦哼了一聲,轉身去沏茶。

    黃長青轉向林全,拱手道:“實在抱歉,我家里這婦人,嘴巴實在是碎的很。你莫搭理他?煺堊,快請坐!

    林全呵呵一笑,一屁股坐在竹椅上,笑道:“長青叔,這有什么好抱歉的,嬸兒說的也沒錯。今日叫管家受委屈了。我心中甚是覺得不安,本來午后便要來探望,但恐人多口雜,又怕耽擱了你療傷,所以到這時候才來。黃管家不會怪我吧!

    黃管事忙道:“說的哪里話,公子能來探望我,是我黃長青的榮幸!

    林全嘆了口氣道:“這件事其實也不能怪家主。畢竟在那樣的場合,那種情形之下,家主也不能不照家法行事!

    “我怎會怪家主?我黃家三代在林家做事,林家家訓便是我黃家家訓。維護林家便是我黃家的唯一使命。我怎會去怪家主?家主對我恩重如山,慢說是打幾荊條,便是送了命又怎樣?”黃長青慷慨而言。

    林全挑指贊道:“說的好,林全敬佩之極。我們也早就將你們黃家當成是自家人。今日之事要怪便怪我三房的那個小子。我是真沒料到今天他會來這么一出,鬧得長青叔下不來臺。也沒想到居然連徐子懋都考不倒他。這小子是不是撞了邪了?”

    黃長青擺手道:“認賭服輸,我既栽在他手里,算是他手段高明。挨打也是自找的!

    “話可不能這么說,長青叔寬宏大量,豈非是縱容他為惡?我林家是有規矩的,長青叔是大管家,家主和大房三位兄長以及我林全都是對長青叔極為敬重的。他這么做便是犯上。此事我和幾位兄長都商議了一下,決不能

    -->>(第1/3頁)(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12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在_忘忧草在线直播www日本_国家队在线观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