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關燈

第七章 將奈何

    求收藏!林覺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略有些緊張。記憶中上一世可沒遇到今日的情形,這應該算是自己改變了林有德受罰結果之后衍生而出的突發情形。至于這幾日沒去家塾,倒也不是冤枉,那是因為往前推幾日,正是自己重生過來的時間段,自己正處于重生的迷茫之中,所以沒有去家塾按部就班的。

    “林覺,即便你是直系三房的公子,面對家法也要一視同仁。自己出來受罰吧,免得要人叉你出來,面子上須不好看!绷秩湫χ粗钟X。

    林覺緩步而出,腦子里急速的思索著。他倒不是怕挨這五十荊條,荊條也打不死人,最多疼上個一兩個月罷了。但此事明顯是黃長青的報復,自己是否不加反抗接受這個懲罰?林覺幾乎在很短時間內便下了決定,既然決定改變上一世的命運,便不能再有忍讓妥協的想法。特別是面對這明顯的報復,自己若是忍讓一次,便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于會消磨決心,無法扭轉。

    一名壯碩的家丁攥著一束荊條走上前來,林全對他道:“狠狠的打,不要因為他是我的兄弟便姑息,家規面前人人平等!

    那家丁拱手道:“遵命!

    家丁啐了口吐沫搓了搓手,握著荊條來到林覺面前道:“二公子,得罪了!

    林覺皺眉道:“且慢,我有話說!

    “打他,哪來那么多的話?”長房二公子林頌喝道。

    “家主,侄兒剛才已經說了,違背家法自然要懲罰,但總的教人心服口服。這么不分青紅皂白便打,我不服氣!绷钟X朝著林伯庸叫道。

    “不服氣怎地?給我打他,還沒規矩了不成?”林全大聲喝道。

    林覺直愣愣的盯著林伯庸的眼睛,抿著嘴臉上滿是倔強。林伯庸擺擺手道:“先莫慌,剛才老夫是同意了他的想法的,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林覺,你有什么好辯解的?說出來聽聽。若有道理便罷,若是強詞奪理,加倍懲罰!

    “對,加倍懲罰,打一百下!绷猪灪鹊。

    林覺拱手行禮道:“家主,若是強詞奪理,侄兒甘愿受加倍責罰便是!

    林伯庸點頭道:“好。有些骨氣,是我林家的人。你說!

    林覺拱手道:“我確實有三日未去家塾,但并非是我故意逃學曠課,而是我身子不適。我房中丫鬟也是去替我請了假的,山長徐先生并非不知,F在怎地有以此為由懲罰我?”

    林伯庸轉頭問黃長青道:“是這樣么?”

    黃長青躬身道:“徐先生沒說,但即便是打了招呼,誰知道他是否是裝?什么身子不適,或許只是借口罷了。這事兒我們也都沒有親見,自然是隨他怎么說了!

    林覺高聲道:“人吃五谷雜糧,便不免生病不適。黃管家難道從來沒個頭疼腦熱之癥?記得今年春天,黃管家還因為感了風寒十幾日沒來宅子里。我可否說,黃管家是為了偷懶裝病在家歇息?”

    “胡說!我那是真的生病了,咳嗽了十多天,差點要了命。林覺公子怎能如此說話?”黃長青怒道。

    林覺攤手聳肩道:“我又沒看到,自然隨你怎么說了!

    黃長青氣的胡子上翹,若不是他名義上的身份還是林家家生子,林覺是直系公子,也算是他的主人家的話,怕是他便要破口大罵了。

    “林覺,說話便說話,強詞奪理油嘴滑舌可不準許。黃管事那一次確實生了病,難道還要通知你一聲不成?”林伯庸沉聲喝道。

    林覺拱手道:“家主教訓的是,我不該這么說話,我給黃管家道個歉。不過前幾日我也是確實生了病,這事兒也沒什么好騙人的。我房里的丫鬟去請了郎中抓了藥,此事一查便知,可做不得假。家主若是不信,可命人去輔仁堂藥館去問問便知!

    林伯庸看

    -->>(第1/3頁)(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12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在_忘忧草在线直播www日本_国家队在线观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