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關燈

第五章 竟有驚人語

    求收藏!拜謝!林覺舉步走向被兩名家丁按著胳膊的林有德。兩名家丁識趣的松了手,林覺看著眼前這個頹唐的中年人的面孔,心中升起怪異的感覺。

    上一世的記憶很清晰,這個林家旁系的堂兄林有德其實是個老實人。響應家主的號召,每日苦讀詩書欲進科舉。只可惜資質平平,考了三四次都名落孫山,至今連解試都未能通過,一個貢生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解試之后禮部主持的省試了。光也讀不來銀子,反而會花掉大量的錢財,所以一家四口完全靠著族里給旁系子弟每月的三兩月例勉強為生,日子過得極為艱辛。

    然而,正是因為在今日庭訓之中,林有德被打了十杖,打的臀骨裂開,臥床不起。又因為被扣了三個月的月例,導致家中揭不開鍋。不得已,十三歲的長子去碼頭上替人扛貨掙錢補貼家用,不慎失足從跳板上墜落河中,被裝滿糧食的麻包砸在水里的青石上,直接便悶在水里頭了。

    得知消息后,林有德的妻子發了瘋,一天夜里帶著小女兒瘋瘋癲癲的不知去向。數日后林有德被發現吊死在自家房梁上。就是因為今日的這次粗暴的家法處罰,讓林有德這一房家破人亡。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讓上一世的自己驚恐萬分,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現在,這一幕重現,已經決定不再隨波逐流的林覺焉能讓悲劇重演,更何況他知道這件事是有內情的。

    “有德堂兄,人人皆知你苦讀詩書與人無爭,更無喝酒賭錢的惡習。為何上月二十三,你會出入賭場之中,還被人指認參與了賭錢的事情?”林覺看著林有德沉聲問道。

    林有德喃喃的道:“莫問了,我愿承受家法處置,但求家主開恩,不要斷我房月例銀子!

    林覺皺眉正色道:“有德堂兄,有何隱情何妨說出來。今日有家主在此給你做主,在場的也都是宗族親眷,你有何難以啟齒的?你若不為自己辯解,家法是不容情面的。十次杖笞固然免不了,月例銀子也是必須要扣除的。家法有明規,既有閑錢賭錢,自然不能讓你拿族里的月例。拿著族里的月例錢去賭錢是不可能的!

    林有德哭喪著臉道:“那可怎么辦?那可怎么辦?”

    林覺道:“辦法只有一個,你說出實情來,若情有可原,家主必會考慮。法不外乎人情,林家的家法自然也不會墨守成規!

    林有德抬頭看著林覺,眼中滿是狐疑之色。林覺給他一個堅定的眼神,沉聲道:“男子漢大丈夫,不能唯唯諾諾。你這樣,枉為人夫,枉為人父!

    林有德漲紅了臉,他何嘗不知自己活得窩囊。四次科舉落第,已經將他的信心打擊的支離破碎,平日都不愿抬頭見人。他只憋著一股氣,希望有朝一日能考上科舉驚艷眾人,長出一口氣。他自己內心里還是有自尊的。

    “罷了,說便說!绷钟械乱ба劳α送ρ鼦U子。

    “這才對,你說!绷钟X點頭微笑道。

    “上月二十三那天,我確實去了燈籠胡同,進了富貴賭場。但是我是不得已才去的。上月二十二那天,我家二閨女忽然生了急病,燒的渾身火燙。我和孩兒他娘忙請了郎中來瞧病,診斷是熱毒之癥,須得立刻治療,否則有性命之憂。我們拿出家里積攢的全部十兩銀子來,請了回春堂的張神醫來家里給二閨女瞧病?墒悄鞘畠摄y子根本頂不了幾劑藥。張神醫說了,這熱毒之癥要連續吃五天的藥,一天三劑,那便是十五包藥。大概總共要花三十幾兩銀子才能瞧好。我那十兩銀子,一天都頂不下來啊!绷钟械聺M臉愁苦,絮絮而言。

    林覺雖然知道原因,但聽林有德敘述此事,還是覺得心中壓抑。偷眼看周圍眾人,家主林伯庸皺著眉頭,幾位直系子弟滿臉的不耐煩,管家黃長青神色頗不自然。其他站在庭中的林家子弟大多面露惻隱之色。

    

    -->>(第1/3頁)(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12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在_忘忧草在线直播www日本_国家队在线观看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