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關燈

第四章 庶子膽大

    求收藏!

    林有德面色灰敗不堪,噗通跪倒在地,朝著林伯庸磕頭道:“家主,饒我一次吧。不能斷我房中月例啊,我房中妻兒就指望著月例吃飯了。若斷我房中月例,我們便活不成了!

    “眼下來說這話,既知房中艱辛,你又為何去喝酒賭錢?賭錢揮霍的時候你怎么不想著你房中的妻兒?”林伯庸尚未開口,林全搶先喝罵道。

    “我我沒賭錢啊!绷钟械骂澛暤。

    “呀?你倒是一推三六九,索性什么都不認了是么?你莫非要說,是宅子里冤枉了你不成?”站在臺階上的大管家黃長青漲紅著臉道。他是全權記錄林家子弟們的行為的負責人,這事兒他必須出來解釋。

    “李狗兒,出來回話!秉S長青轉頭叫道。

    一名身子瘦兩只眼睛骨碌碌亂轉的小廝忙從旁邊的小廝仆役的人群中鉆了出來,跪下磕頭。

    “李狗兒,這一條是你稟報的,你說說!

    “是,黃管家容稟,此事千真萬確。小人那日親眼看到林有德進了燈籠巷東首的富貴賭場。小人特意等著他出來后進去查問了賭場里的人,他們都說林有德賭錢了。小人豈敢撒謊,不信的話可以叫富貴賭場中的阿三來對質!崩罟穬焊呗曊f道。

    “聽到了么?林有德,事兒都給你還原出來了,你若是再抵賴,那可又加了一條詭辯欺騙的罪過了!绷秩湫Φ。

    林有德面如死灰,跪在地上兀自喃喃道:“不能斷我房里月例啊,不能斷啊,斷了就完了!

    “老四,聽他啰嗦什么?還不快些!绷挚掳櫭己鹊。

    林全點點頭,大聲招呼一旁幾名身強力壯的家丁道:“還愣著作甚?還不來行家法么?”

    幾名家丁一擁而上,抓著林有德的胳膊便往旁邊的條凳上按。兩頭纏著紅布的黑魆魆油光锃亮的棗木棍也被扛了出來,下一步便是開打了。

    “且慢!”忽然間有人叫了一嗓子,這一嗓子讓在場眾人都愣了愣。所有人的目光都循聲而至,落在站在第三排的一個少年身上。大伙兒都認識他,他是直系三房庶出的二公子林覺。但見林覺面色平靜的緩步走出隊列,朝著臺階上的林伯庸拱手行禮。

    “家主,我有話要說!绷钟X道。

    “林覺,你干什么?昏了頭么?這里有你說話的資格么?”林全喝道。

    林覺皺眉道:“有沒有說話的資格須得家主說了算,大哥莫非要替家主做主不成?”

    林全張了張口,忽然發現自己沒法反駁。自己若是反駁的話,豈非是要得罪家主,好像自己真的不把家主放在眼里似的。

    林伯庸也有些奇怪,這個三房的庶出子自己對他并無什么特別的印象,但也知道是個唯唯諾諾不成器的廢物。這種場合下他突然站出來說話,而且剛才那句話綿里藏針讓林全無法應對,倒是教人驚訝。

    其他眾人也感覺有些奇怪,這個三房的庶子平日懦弱沉悶,就是個不起眼之人,怎地今日居然在這種場合出頭?

    “林覺,你有什么話回頭再說便是,此時是庭訓賞罰之時,不得打攪!绷植钩谅暤。

    “聽到了么?還不退下?你放心,或許一會兒便輪到你。小冊子上也許有你的名字,你莫急!绷秩鹊。

    林覺并不搭理林全的鴰噪,依舊拱手對著林伯庸道:“家主,正因為此刻是庭訓賞罰之時,所以林覺才覺得要向家主稟告。此時不說,便是不對我林家負責的舉動。因為這話可是干系到一個人的聲譽清白,干系到我林家家規是否處置公正,從而也干系到家主的聲譽和林家的聲譽!

    “哦?”林伯庸皺緊了眉頭,難道林覺要說的話居然如此重要?或許該聽聽他的理由。

    “危言聳聽,還不退到一旁去!

    -->>(第1/3頁)(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12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_高清视频免费观看在_忘忧草在线直播www日本_国家队在线观看免费观看